fbpx 古詩精選今譯:李白詩《江上游》 | 中華文化

古詩精選今譯:李白詩《江上游》

文化 志豪 1个月前 (01-14) 30次浏览

古詩精選今譯:李白詩《江上游》

【原詩】

江上游
木蘭之枻(讀接)沙棠舟,
玉簫金管坐兩頭。
美酒樽中置千斛(讀壺),
載妓隨波任去留。
仙人有待乘黃鶴,
海客無心隨白鷗。
屈平詞賦懸日月,
楚王台榭空山丘。
興酣落筆搖五嶽,
成嘯傲凌滄州。
功名富貴若長在,
漢水亦應西北流!

【註釋】

江上游:一作江上吟。
木蘭二句:木蘭:樹名,俗稱紫玉蘭。 枻:讀接,船槳。 沙棠:樹名。《山海經?西山經》:「昆諾之丘……有木焉,其狀如棠,華黃赤實,其味如李而無核,名曰沙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昆崙山上有一種樹木,它的形狀象棠,花黃果紅,它的味道象梨而無核,名叫沙棠,可以防水,人吃了落水也不沉。) 木蘭、沙棠:形容船和槳名貴,並非實指。

美酒二句:樽:盛酒的容器。 斛:十斗為一斛。千斛:極言其多。
仙人二句:仙人:據傳說:一說指三國時費文禕,一說指王子安。
海客:《列子?黃帝篇》:「海上之人有好鷗鳥者,每旦之海上,從鷗鳥游,鷗鳥之至者百,住而不止。」(傳說海上有個喜歡鷗鳥的人,每天早上到海上和鷗鳥遊玩,成百的誨鷗飛來,一天他想要捉一隻海鷗,自此,海鷗就不來了。) 海客:在這裡是人自指。

屈平二句:屈平:即屈原。《史記?屈原賈生列傳》:「濯淖(讀灼鬧)污泥之中,蟬蛻予濁穢,以浮遊塵埃之外,不獲世之滋垢,嚼(讀叫)然泥而不滓(讀子)者也,推此志也,雖與日月爭光可也。」(屈原)就象滌出於污泥之中,也象蛻出濁穢之殼的鳴蟬,在塵埃之外飛游,沾不上煙塵。出於污泥滓子而不沾染污穢,這樣的志氣和品格,是能與日月爭放光輝的。)台榭:宮殿。
興酣二句:興酣,興趣濃厚。凌:欺凌,威逼。滄州:這裡泛指山河。

【今譯】

木蘭制的槳,沙棠木造的舟,
歌妓吹玉簫金管,坐在船兩頭。
樽中裝著千斗珍貴的美酒,
船上載著歌妓舞女隨波飄流。
傳說的仙人,等待乘黃鶴飛去,
海客無意求仙,不與白鷗同游。
屈原的詞賦,如日月大放異彩,
而楚王宮殿,卻變為一片荒丘。
我乘酒興揮毫落筆,勢動五嶽,
寫成好仰天大笑,傲視滄州。
假如那些功名富貴,能永世長存,
東流的漢水,也該向西北倒流。

【說明】

這首七言古歌行,是一首抒懷,作于開元十六年左右,當時李白以安陸為中心,正游江夏、襄陽一帶。

以暢遊長江開篇,極力鋪陳奏樂、飲酒、歌妓、歡樂,以疏狂放蕩的生活場面描寫,表示他對邪佞的權貴者,傲岸不屈的精神。開頭四句,極力渲染木蘭枻,沙棠舟,玉簫金管,千斛美酒,盡興歌樂的氣氛,表現了人豪放無羈,無拘無束的思想個性。

仙人二句,仙人乘鶴本不可究詰,故曰「有待」,「海客無心」,表示他當時不去求仙。接下四句以豪放的情調,從概括歷史事件、評價歷史人物中,表達了詩人的人生態度。他以「詞懸日月」的屈原,與「空山丘」的楚王,作鮮明對比,一個與日月爭光,千古不朽;一個雖然煊赫一時,卻如過眼雲煙。從而表達他對權勢的看法,以及對文學價值的認識,同時也表達了他對自己文學創作的評價。這裡,作者以極豪邁的口吻,正面抒寫他「落筆搖五嶽」、「詩成凌滄州」,驚天地而泣鬼神的氣勢,說明了詩歌是不朽的,文學是不朽的,文學家是不朽的。最後,詩以生動的比喻,表達對功名富貴的蔑視。詩以假設句式,運用比喻手法,表明功名富貴如果長在,有永久的存在價值,那麼,漢水也可以倒流了!揭示了富貴功名,不能長在久存,從而表達了詩人對權貴功名的否定、蔑視態度。 「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淋漓酣恣,激越豪盪。 意健筆挺,擲地有金石聲,鏗鏘悅耳,振聾發聵,堪稱金句!

文:慧誠
來源:正見網


文章来源为各个新闻媒体,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古詩精選今譯:李白詩《江上游》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