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豬年說豬 | 中華文化

豬年說豬

歷史 欣怡 1周前 (02-05) 39次浏览 0个评论

年到了,總得說說。按中國人的慣例,這一年,主題詞就是。要論說,我是有發言權的。上中學我們半工半讀,我就養,工作之後,第一個工作,也是養。動物中,我最熟悉的,就是豬。

豬是中國人眼中的六畜之首,好多年畫,窗花,剪紙上面的特別卡通的豬,每每帶有吉祥的意義,深受百姓的喜愛。所以,供神的時候,一副巨大的豬頭,是首先要擺上的。我們中國人喜歡的東西,神仙都喜歡。

不過,作為國人卡通形象的豬,都是家養的豬,而野豬,肯定是提不上檯面的。其實,野豬跟家豬,相貌差距不小,但他們有親緣關係,家豬都由野豬馴化的,這個歷史,已經有上萬年了。有人說,家養的狗,比如牧羊犬,如果放到野外,是可以回歸成狼的,但是,家養的豬,即使放歸野外,也變不成野豬,只能是別的肉食動物的美餐。

獅子在中國人的雕塑和畫面里,挺卡通的,但本尊其實一點都不。而真實的家豬,的確有可愛卡通的一面。我放豬的時候,經常會有半大的小豬,走到你眼前,晃來晃去,如果你伸手撓撓它,它立刻就會就地躺下,跟你撒嬌。所以,豬如果不是長得太快,太肥,做寵物,絕對是可以討主人歡喜的。即便如此,也聽說還是有人把豬當寵物養。

豬也很聰明。其智商之高,我覺得馬、牛、羊甚至狗都比不上。我們說蠢豬蠢豬,其實是有點冤枉,因為養三四個月,人家還在幼兒期,你就給人家殺了。如果多養幾年,好些豬,簡直可以成精。我親眼所見,豬可以擰開精飼料房門上的鐵絲,秋天小秋收,原本放豬是到收割過的地里,但總有那麼幾頭豬,可以想盡辦法逃出去,跑到沒收割過的地里大快朵頤。那些招兒,三十六計都用過一半以上。什麼聲東擊西,桃代李僵,借刀殺人,它們都會。

豬也在諸家畜之中,最像人。豬是群居動物,它們還是野豬的時候,就這樣了。但是,獵人們說群居的野豬好對付,一般只知道跑,不會反抗,而單個的孤豬,就不要惹它了。群居的家豬更是如此,群居而不愛群。一群豬中有一個生病了,不但沒同伴憐惜,要是不趕緊給它隔離出來,就有可能被沒生病的豬給活活咬死。

我在農場養豬的時候,有一次領導帶了一輛卡車,十幾個棒小伙來抓豬出欄。整個一上午,他們弄得雞飛狗跳豬狂奔,也沒抓到幾個。我跟他們講,別這樣,看我的。我把豬慢慢攏到一個角落,待它們都把屁股對著我的時候,我就一個個地揪住尾巴往外拖,被抓的豬固然掙扎嚎叫,但其他的豬則一聲不響。不一會兒,我一個人就抓了一車豬。從那以後,我們連的指導員,一說抓豬,首先想到的就是我。豬們其實也知道被抓了沒好事,但只要攏在一堆了,眼睛看不見,個個都在等,輪到自己算倒霉,沒輪到,就算命大,絕不會有哪個想過要反抗的。這一招兒,如果放在牛群或者馬群,肯是不行的。

同樣,據說狗不到萬不得已,都不會吃同類的屍體。但是,豬不在乎這個。它們跟人一樣,是雜食動物,內部的器官,也極其相似。漫說我們把死豬煮爛了澆在豬食里,它們會愛死,就是生的死豬,它們也會吃的。

汶川地震時出名的豬堅強,養在建川博物館,年紀大了些,什麼都明白。最開始,是個領導來了,就站起身來,慢慢的,對領導的級別也開始講究了。至於小百姓來了,它連眼皮都不抬。

現在養豬,已經是有專門的飼料了。但我小時候,一家一戶養豬,還是給豬吃泔水,打豬草。其實,更早的飼養,實際上,是給它們吃人的排泄物的。不信,你們去看看漢代的房舍陶模,豬舍都是建在廁所下面的。在歷史的記載中,好像連野豬也特愛吃人的糞便。一次漢景帝帶著愛姬逛園林,愛姬上廁所,結果一頭野豬也跟了去,漢景帝拔劍要跟野豬拚命,被隨從攔住。但野豬沒有傷人,因為它只對皇帝寵妃的排泄物感興趣。

好了,不能再說了,再說下去,就該倒胃口了。好在,現在的豬,已經不用吃屎了,它們只是工廠化生產流水線上的零件。只要養它們的人不亂添加東西,人儘管可以放心地吃。

來源: 張鳴

作者: 張鳴


文章来源为各个新闻媒体,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豬年說豬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