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毛準備動手發動文革之前的一場表演——讓彭德懷出北京 | 中華文化

毛準備動手發動文革之前的一場表演——讓彭德懷出北京

歷史 ducn 1年前 (2018-02-02) 138次浏览

 

毛準備動手發動文革之前的一場表演——讓彭德懷出北京

彭德懷最精彩的活動,是廬山會議仗義執言,給毛提意見,寫萬言書。其實,在彭寫萬言書給毛之前,他已經公開發表了許多意見,完全沒有想到這些話都批了毛的逆鱗。後來彭給毛的萬言書中提出來的問題全部惡化,造成了幾千萬人餓死的人類慘劇。毛對彭的忌憚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彭是軍隊中人,第二號元帥。因為朱德不問世事,彭實際上是軍隊中掌實權的人。

問:不久前大陸上演連續劇《彭德懷元帥》。官媒大肆捧場,認為又塑造出一個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號召青年人向彭學習。你今天的題目和這場戲有關嗎?

答:有關又沒關。說有關,我們都在談彭德懷。說無關,大陸的這個彭德懷是殘缺不全的,而且可以說,彭德懷一生最重要的事件,它竟然一字不提。而偏偏是中共當局正在大批歷史虛無主義。其實真正的歷史虛無主義就是中共自身。在歷史研究方面,中共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實話的。從披露的材料看,這部戲共拍了四十六集,可放映時只剩三十六集,到 1956 年彭訪問蘇歸來就停了。可我們知道,彭德懷最精彩的活動,是廬山會議仗義執言,給毛提意見,寫萬言書。其實,在彭寫萬言書給毛之前,他已經公開發表了許多意見,完全沒有想到這些話都批了毛的逆鱗。比如他說:“‘左’的一來,壓倒一切,許多人不敢講話”,“要找經驗教訓,人人有責,包括毛澤東同志”。“不建立集體威信,只建立個人威信,是很不正常的,是危險的”。“毛主席和黨中央在全國人民心目中威信之高,是全世界找不到的,但濫用這種威信是不行的”。“浪費很大,很多省都給主席修別墅”。你聽這些話,馬上就有人告密了。毛心裡已結了大疙瘩。再看你又有萬言書,這不明擺着要造反嗎?彭德懷當時犯了兩個大錯誤,一是他還把毛當作一塊打天下時的平等哥們兒。據說共產黨得天下后,長時間他還叫人家“老毛”,二是毛岸英在他當司令的志願軍里死了。他對此沒有深刻認識,那是斷了毛的龍脈。他確實頭腦太簡單了,也真拿共產黨口頭上最愛講的那些原則當了真。他居然真不明白毛是實實在在要當朱元璋的。

問:這麼重要的歷史,為什麼這部寫彭德懷的戲居然不提呢?

答:現在中共有個很危險的傾向,凡是歷史中牽涉到共產黨、毛澤東不光彩的東西,一律不許提。這比八十年代要退步太多。可共產黨歷史上不光彩的東西太多了,所以今後只能靠造假來談歷史了。也就是說,基本上不會有對歷史的深入反思了。你看現在中共治國的基本路數,外交上回到五十年代,拚命親蘇反美,經濟上回到六十年代大抓國營企業,強調黨對企業的領導,國進民退,宣傳上加強控制,無所不用其極。所以《炎黃春秋》的下場就是邏輯上的必然了。幸虧他們暫時還不能控制全世界,我們要抓緊時間多講點真歷史。

問:那就請你講一講毛後來是怎樣對待彭德懷的。

答:首先我們要記住,廬山會議之後彭德懷已是死老虎了。但彭給毛的萬言書中提出來的問題全部惡化,造成了幾千萬人餓死的人類慘劇。毛對彭的忌憚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彭是軍隊中人,第二號元帥。因為朱德不問世事,彭實際上是軍隊中掌實權的人。上次我們談到毛對赫魯曉夫的憤恨,但別忘了,赫魯曉夫在黨內鬥爭中有個最有力的幫手朱可夫。毛後來露過口風,他是把彭德懷當作朱可夫的。而中國的赫魯曉夫在 62 年七千人大會之後也被他找到了,就是劉少奇。所以我們要好好體會《五一六通知》中那些提法,“睡在身邊的赫魯曉夫”,“混進黨、軍隊、政府里的野心家、陰謀家”。彭德懷下台後,是林彪主管軍隊,劉少奇在廬山會議上是毛整彭的幫手,所以毛用退居二線的方法,讓劉管事兒,實際上暗中觀察。劉一朝大權在握,便真着手解決毛造成的災難。這時,他發現彭德懷當年的看法是完全正確的。但你知道,在共產黨里是完全不能講良心的。劉明知彭是對的,但在七千人大會上仍然說彭德懷是不能平反的。更可惡的是,他說彭不能平反的原因是彭“裡通外國”。他說政治局委員給主席寫信,即使說得不對,也不能算錯誤。但彭和國外有聯繫。這就純屬污衊了。彭知道劉的這個說法,氣得要死。但彭也想不到,劉的下場和他一樣慘。

問:看起來,七千人大會之後,毛就在暗中布局,想辦法解決“身邊的赫魯曉夫”了。

答:對,這一點毛後來對阿爾巴尼亞的巴盧庫說了。他說,62 年七千人大會之後,他就覺得領導權已經被資產階級奪走了。這一段毛的心思用在和劉少奇鬥上。但他忘不了彭德懷,61 年底,彭回了一趟老家湖南,再一次看到農村的凋敝,回來寫了九萬多字的調查報告,全部上交。毛知道彭的脾氣,所以判定彭是一點不認錯,將來要翻廬山會議的案。64 年,康生提到《海瑞罷官》這個戲,在毛耳邊說,這個戲的要害是“罷官”,提醒了毛,所以他說“57 年我們罷了彭德懷的官”,把海瑞戲和彭德懷連上了,也就把劉少奇的班底和彭德懷連上了。毛所以之要從批《海瑞罷官》入手來點燃文革之火,因為這齣戲背後,有兩個主角,劉少奇和彭德懷。在毛的棋局布局上,必需將劉和彭分隔開,也就是吸取蘇共的經驗教訓,讓中國的赫魯曉夫身旁沒有中國的朱可夫做幫手。儘管我們現在知道,劉彭之間沒有絲毫關係。而且他們兩人做夢也不會想到要對毛動手。但對毛這樣一個獨裁者來說,權力本身就是危險,所以要防患於未然。

問:為什麼文革前,毛突然要讓彭去大西南工作,彭已經賦閑 6-7 年了。

答:我想我上面的分析應該能理出一條邏輯線索。1965 年 9 月 23 日,毛突然親自給彭打電話,要約彭見面談話,這是極反常的,因為幾年來彭給毛寫過好幾次信,毛完全不予理睬。而今天他約彭來,同時又約了劉少奇、鄧小平、彭真,這三位他已決定要打倒的人。今天他要來演一齣戲,他們是觀眾。據彭德懷本人的記載,那天毛說了一些格外中聽的話。這些話我們拿來和他在廬山講的那些罵娘的話完全不像是一個人說的。比如什麼“想到要見你,高興得睡不着”,“真理有可能在你一邊”,並把彭的功績回憶了一遍,說不能因廬山會議就把這些全忘了,讓彭德懷這個老實人高興得不得了。言談話語中毛彷彿不經意地提出要備戰,建設大後方,你就去西南吧。甚至說,“將來還可以帶點兵去打仗,以便恢複名譽”。彭當然一口應承下來,要去大西南為黨和國家工作。最後,毛請彭吃飯,還給他敬酒,當劉少奇、彭真、鄧小平過來時,毛立即宣布:“我們兩人談了多時,談得很投機,德懷同志同意去西南三線”。劉少奇還忙着祝賀:“老彭聽到了吧,主席沒忘了你啊”。和這些人比,毛的心機要深密不知多少。就這樣,彭去了西南。等毛下手打倒劉少奇這個中國的赫魯曉夫時,不會有中國的朱可夫出來幫忙了,毛可以放心了。其實,根本就沒有這回事。但毛疑心既起,便一定會有招數預防。

問:看毛當著彭德懷、劉少奇他們講的這些話,真會以為他們是志同道合得革命戰友呢。

答:可是,你要知道毛在他們身後正在下什麼棋呢。這次談話一個多月後,上海文匯報就登出了姚文元的文章“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而這篇文章是毛精心準備的一塊問路石,在 65 年初,毛就安排江青去上海悄悄準備了。他已經準備好借批吳晗的戲,點出“罷官”問題,彭德懷實際上是毛準備好的文革祭旗的獵物。中南海的一出溫情戲一石兩鳥,既讓彭德懷離京,去掉了他假想的心腹之患,又把劉少奇和反黨集團頭子彭德懷拴在了一條線上。彭德懷到了四川,讀到人民日報上轉載的這篇文章,悲憤地說:“早知道我的事沒完,這無非就是再一次把我搞臭”。但他萬萬想不到,毛是要讓彭死在“革命小將之手”。66 年 12 月 13 日,毛宴請彭一年二個月後,江青對北京地院的造反派頭子說,“你們紅衛兵這也能,那也能,怎麼不把彭德懷揪出來,讓他在大山裡養神”。她又看了在場的林彪一眼說:“彭去西南前,劉少奇對他說,如果林彪身體不好,還是由你來當國防部長”。劉少奇一定沒說過這話,這話只能是毛把他的擔心告訴了他最親愛的人。江青這番話,證實了毛為了戰勝他的假想敵,演了一齣戲。

2016-8-10

 


文章来源为各个新闻媒体,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毛準備動手發動文革之前的一場表演——讓彭德懷出北京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