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時局叵測 習近平正在做最壞打算 王滬寧再加碼 王岐山靠邊站 | 中華文化

時局叵測 習近平正在做最壞打算 王滬寧再加碼 王岐山靠邊站

新聞 admin 3周前 (01-27) 115次浏览

時局叵測 習近平正在做最壞打算 王滬寧再加碼 王岐山靠邊站

新年伊始,習近平防範重大風險節奏加快,強化防患意識,防範「顏色革命」。將政法系統的授權,延伸至鄉鎮(街道)。專家稱,這種模式只會亂上加亂。24 日,王滬寧還要求準備應對「最壞的情況」。25 日,政治局會議制定出臺「中國共產黨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條例」和「黨建意見」2 份文件,阿波羅網評論員分析,這顯示中共各自為政很嚴重,政令不出中南海。評論人士胡少江撰文表示,能言善辯的王岐山在達沃斯論壇也無法為北京遮醜。阿波羅網評論員分析,這應該是王岐山說他只是讀稿子的原因之一。

時局叵測習近平正在做最壞打算

21 日開始的省部級專題研討班,習近平講「七大安全」,歸根結底,核心的問題是「政治安全」,習近平把「政治安全」放到極高的位置。政治安全的內涵是什麼呢?公安部部長趙克志 1 月 17 日在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上的講話可以佐證:「堅決捍衛以政權安全、制度安全為核心的國家政治安全,堅決捍衛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

法廣 27 日報導稱,政治安全就是政權安全,就是要「保江山」。

連續四日的重大危機處理研討班週四(24 日)結束,掌管中共意識形態的王滬寧又在習近平「堅決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的基礎上加碼:他要求省部一把手組成的「學員」們深入學習習核心講話,「堅持底線」、增強「兩個維護」自覺性,要為「最壞的情況」做好準備。

這種論調與中共幾年前中美要共管世界,甚至幾月前「以牙還牙」的英雄氣概大不相同,大有一種中共四九年剛奪取政權時那種如履薄冰,處處樹敵,一天到晚都要拚命抓反革命,抓特務,以防暗殺,防顛覆的景象。

政治局會議 2 個文件更不尋常

阿波羅網報導,25 日,政治局會議討論的文件似更不尋常,這份《中共中央關於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強調黨的政治建設的首要任務是「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幹部要始終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確保全黨統一意志、統一行動、步調一致向前進」。

另一份「中國共產黨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條例」則要求中共各級黨員「不折不扣做好向黨中央請示報告工作」。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從文件中可能解讀出就是,中共各級政權沒有和習近平核心保持一致,步調自然不統一。而且還不向習近平中央請示報告工作,各自為政。凸顯中共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狀態。

分析:能言善辯的王岐山無法為北京遮醜

王岐山表白:我只是讀稿子

24 日,王岐山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 2019 年年會上發表講演,再次希望通過旁徵博引和自我解嘲等西方人比較容易接受的方式,來兜售中國政府的政策,不過在英國媒體人士胡少江看來,王岐山的努力沒有、也注定無法獲得他所期待的成功。

胡少江 25 日撰文表示,在眾人關注美中貿易衝突和世界經濟政治秩序重組的關鍵節點,除了重複中國政府官方版本的各種政策宣示之外,王岐山沒有給現場參與者和世界關注者們帶來一絲一點新的視角、新的政策和新的希望。他提出了一個自以為得意的歷史、文化和哲學的大視角,試圖以此來詮釋和辯護中國的現行政策,但是越是進行巧妙的包裝,越是顯得他和他所代表的政府對解決當前的問題沒有誠意。顯然,他的講演沒有向世人展現誠意,也沒有消除人們對中國的疑慮。

王岐山試圖通過回顧中國的歷史說明,中國是一個文明的國度,也是一個和平、包容的國度,因此對世界不具有進攻性。但是他似乎忘記三個基本的事實︰首先是政府不等於民族,現在的中國政府在本質上極具壓制性、進攻性,這一點從他對待自己的人民的所作所為看得十分清楚;第二,近代以來,中國一直處在落後挨打的地位,極權政府還沒有機會和能力在國際上擔當進攻者的角色;第三,當國力增強之後,很難想像中國現行的對內壓迫的體制會停留在國境線之內,中共領導人信奉的主義和他的壓迫本性必然會向外擴張。

王岐山試圖用一句話來抹掉在中國經濟發展的進程中發達國家的先進技術和資金的作用。他引用習近平說法︰「中國的成就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更不是別人恩賜的,而是中國人民用勤勞和汗水、智慧和勇氣、改革和創新奮鬥出來的」。這句話看起來是在讚頌中國人民,實際上是在為執政黨臉上貼金,也是試圖否認國際社會經濟和技術合作對中國經濟發展所發揮的不可或缺的作用。這個政府從來不感恩,正因為如此,他在國際交往中不會有著誠懇公平的心態。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王岐山對他演講稿的效果應該是心事肚明,所以他才特意披露說,我只是個讀稿子的。

中共擴大政法系統權力;專家:出了大問題

據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 26 日報導稱,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分析,「中國共產黨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條例」的出臺,說明中共以前那套機制不夠了,它要增加一個新的東西。

「比如老百姓的抗議以前是靠黨委、村委那一套系統(來鎮壓),但是現在各種各樣的事件發生了很多,比如老百姓有組織的、或者有半地下組織的抗議行動越來越多,他們覺得以前那一套東西不行了。以前他們在鄉村、鄉鎮的管理機制,原來村長、村委的管理機制都不夠了,所以他們要直接派人到村裡做這些事。但是這個東西剛剛開始可能有點作用,但是過了一兩年肯定不管用。」

石藏山也認為,中共的系統已經很龐大,現在在鄉鎮(街道)再加上政法系統,只會更亂。

這一新條例中還包括,中央政法單位黨組要將地方官員「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情況」向中央請示。

對此,石藏山認為,這實際上是個倒退。「領導幹部為什麼貪腐?是因為紀委和政法委在第一把手的管理之下,所以他是監督自己的頂頭上司,現在又加強這些東西,實際上是沒辦法的。他又受那個人管理,他又要監督那個人干預司法,這本身就是極為矛盾的模式。」

石藏山認為,這個條例的出臺背景,是中國社會矛盾大面積爆發,中共最高層首先要把社會穩定下來,所以他要給原來政法系統授權,而這個授權已經超越十八大以前對政法委的授權。

「原來十八大要改革,剝奪了一部分政法委的權力,但是十九大以後不但政法委權力全部恢復,還要進一步更加強,比十八大還往後退,最後它只會變成一個官僚系統裡面的一環。自己怎麼監督自己啊!」

來源:阿波羅新聞網


文章来源为各个新闻媒体,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時局叵測 習近平正在做最壞打算 王滬寧再加碼 王岐山靠邊站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