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李志綏 | 中華文化

标签:李志綏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37)

一九五八年夏季,全中國陷入全民辦水利的狂熱中,大量人力投入建水庫的集體勞動。毛領著中國往前走。水庫的意義不只是政治上的。水庫一方面可改善中國的灌溉系統和提高農產量;另一方面,毛也想借此倡導及宣揚體力勞動。毛一生厭惡知識分子的傲慢,極力崇揚農工苦幹精神。 從五月中旬,北京西北郊地處明十三陵前的水庫正在修建。北京市各機關,國務院本身及下屬各個部委,中共中央各機……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36)

一九五八年初我和毛仍在成都時,在毛的指示下,共產黨內重新開始了由於反右運動而中斷的整風。三月,中共中央辦公廳政治秘書整風中,要將林克定為反黨反社會主義右派。林克這時仍在毛處工作,給毛看「參考資料」,也同毛一起讀英文。林決定回北京參加秘書室的整風。後來這便發展為「黑旗事件」,是我在中南海所見,最為殘酷的政治鬥爭。有人家破身亡,有人撤職處分。這個教訓使我沒齒難……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35)

一九五八年初,我感覺到毛的性格起了變化。他逐漸有一種非理性的懷疑恐懼,但要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爆發時,才完全成形。我們由南寧飛往廣州,再回北京,只待了幾個禮拜。五八年一月,毛展開整風運動。和上次不同的是這次是關起門來整,自己人整自己人。三月初,往成都,召開成都會議。 四川省委給毛安排的住處,在成都城西二十華里的金牛壩。金牛壩招待所佔地面積很大。壩後有一個花圃。……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34)

1958 年 1 月南寧會議期間,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同韋國清等合影 莫斯科之行使毛精神振奮。一九五七年十一月二十日離開莫斯科后,毛已準備發動「大躍進」,增加糧產量。但他當時最大的阻力是中國共產黨。他目前的首要之務在於尋求支持。 回到北京后,稍事休息,毛就乘飛機到了杭州。江青已經先行抵達。 在杭州住了兩個星期,又乘飛機去廣西南寧開南寧會議。中途在長沙黑石……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33)

蘇聯預定於一九五七年十一月盛大慶祝蘇聯革命節四十周年。赫魯曉夫特別邀請全球共黨領袖赴蘇,共襄盛舉。毛主席那年六十三歲,只在一九四九年冬天為和斯大林簽訂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出過一次國。毛要再去一趟莫斯科。如今全國反右運動正進行地如火如荼,他精神特好。全國團結,人心振奮。城市和鄉村都在迅速推展社會主義化革命。毛這次威風凜凜地率著代表團浩浩蕩盪地前往莫斯科。如今……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32)

回北京的第三天,毛同我談到反右派運動的情況,問到我醫學界的反右。我毫無所知,回答不出。毛詫異地說:「你可真是『山中不見人』了,你到協和醫院去看看那裡的大字報。那裡有你的老師和同學,同他們談談,回來告訴我。」 北京協和醫院是全國最完善的醫院之一,醫生素質優秀,設備齊全。舊醫院原本是由洛克菲勒基金會贊助,一九四九年後依蘇聯模式,完全改組。一些優秀的醫生被分配到……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31)

毛澤東與山東省委第一書記舒同等在青島第二海水浴場 我的問題是江青。江青四月就從蘇聯返國,也跟我們去了青島。蘇聯的放射治療非常成功,但她變得更難以伺候,抑鬱消沉。 毛與江青分住在迎賓館樓下南和北的兩端房內。我們住在二樓。只住了兩晚,江青說樓上的人沖馬桶的聲音吵得她不得安寧,休息不好,要我們立刻搬走,並且說:「到青島來休息,是叫你們休息,還是讓我休息?」 林巧……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30)

專列的駛停,仍以毛的作息時間為轉移。我在火車上發現,隨行的人大大減少。我問王敬先為什麼只出來這麼幾個人。他說去年毛連續批評警衛工作神秘化,脫離群眾,警衛調派方法改了,以後多依靠各省市的警衛力量。這次南行,一中隊只出來十幾個人,警衛處只派了一個人,其餘就是秘書、衛士和我了。 這時已經開始反右派運動。一路上談話,講的都是反右派問題,毛不像在北京時的消沉,顯得精……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29)

林克告訴我,我去進修期間所發生的事。 毛仍為「八大」所做成的各項決議——提倡集體領導、反對個人崇拜、「反冒進」、毛思想不再是中國的指導綱領等——大為震怒。就在我開始去進修班進修,也就是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中旬,中共八屆二中全會在北京召開時,毛在會上宣布,一九五七年開展整風運動,一整主觀主義,二整宗派主義,三整官僚主義。 林克說,一九五六年冬天起,毛在家精神抑鬱……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28)

江青這次真的生病了。 暑期在北戴河,由林巧稚、俞葛峰做了子宮頸細胞塗片。由她們分別帶到北京和天津做細胞染色檢查,她們都認為有癌變。江青回到北京以後,她們再次取了子宮頸細胞標本。由廣東中山醫學院病理科粱伯強教授和北京協和醫學院病理科胡正詳教授,共同看片,最後診斷仍是癌變。但癌細胞沒有蔓延,是原位癌,可以治療。另由俞葛峰大夫帶一份片子到蘇聯去會診,意見也一致。……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27)

1953 年 2 月,羅瑞卿陪同毛澤東視察東海艦隊「南昌艦」 中共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預定於一九五六年九月十五日揭幕。其他領導都在開會前紛紛返回北京。但毛仍滯留在北戴河。這時北戴河已開始有寒意。我們每天下午仍下海游泳。最後毛也覺得太冷,我們便在開會前趕回北京。 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於一九四五年在延安召開。解放后,這是第一次召開全國代表大會,也就是「八大」。「八……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26)

我以為那年夏季的最大風暴是北戴河的夏季暴風雨。不料天有不測風雲,毛突然對我大發脾氣,起因是傅連璋。 一九五六年七月回到北京以後,傅連璋要我將這一段的情況向他彙報。我去了以後,他交給我一封信,是他寫給毛的。主要內容是向毛介紹一種新的安眠藥,是西德生產的,叫「煩惱躲」(Phnodorm)。他希望毛檢查一次身體。 我覺得很難辦。因為自從改變安眠藥的服法后,睡眠還……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25)

回北京后,毛更加信任我,考慮要我當他的秘書。有一天毛與我談話時說:「我沒有病,你的事不多。我看你還不錯,你做我的秘書,再干點醫以外的事。」我會做類似林克的工作,毛要我除了讀讀「參考消息」外,還要做政治研究,寫報告給他。 我心裡非常不願意。當秘書可就會卷進政治的是非旋渦里去了。我不想捲入其中。汪東興勸我接受。但我考慮,當醫生已經處在「受嫉」的地位,再兼上秘書……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24)

王任重為了游水做了充分的準備。我們仍住在東湖招待所。王抽了一條渡江的「東方紅號」輪船專用來搭乘人員。甲板寬闊,船艙里有床,可以睡卧休息。一個小盥洗室可以洗澡。毛、其他領導、毛的衛士及當地警衛一起在一座工廠內登上輪船。廠內原有的工人全被驅離,裡面滿滿都是警衛。輪船拖帶了八條木船,另有四艘小汽艇往來巡邏。 船到江心,也就是武漢長江大橋正在修建的地方,毛從舷梯走……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23)

四月過後,廣州已經很熱了。毛搬到三號樓大廳內。為了降低室內溫度,廳內放了五個大桶,每天運來人造冰放在桶內。我的睡房用一支電風扇,吹的風都是熱的。 蚊子又多,不放帳子,咬得凶。放下帳子,就更加悶了。 為了蚊子太多,毛曾經發脾氣,責怪衛士們不打蚊子。李銀橋又將責任推到醫生護士身上。蚊子會傳染瘧疾,所以是醫生們的責任。 問題是小島地處珠江三角洲,河汊水塘多,無法……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22)

毛的內宮中,如果說江青是最依附毛生存的人物,葉子龍則是對毛最有用處的人。葉子龍是中共中央辦公廳機要秘書室主任,兼毛的機要秘書並管毛的家務。後來我從汪東興那得知(葉也親口告訴我),葉也給毛找女朋友。葉替毛從各種來源提供女孩——機要秘書室、機要室。他都挑選一些單純、容易指揮控制、政治上可靠的年輕女孩。 葉住在中南海,毛的菊香書屋的後面。葉安排年輕女孩進入中南海……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21)

江青這時也在廣州,我們常常接觸見面。 到廣州后的第三天,衛士長李銀橋來告訴我:「你最好去見江青,把主席這些天的情況,總的向她彙報一次。」我說:「到廣州的當天,大家不是一同見過她了?」他說:「不行。你要專門去見她一次,否則她會說你架子太大。」 我聽了李的話,那早九點,我隨護士到二號樓江青的書房,江青正低頭翻看一本「參考資料」,她穿著淺藍色連衣裙,半高跟白色涼……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20)

我隨同毛開始出巡之後,才見識到「為毛服務」的鋪張浪費的一面。毛的安全和保健工作極盡周全。毛的舒適和享受是第一要務。我早知道毛的安全工作一向非常周延,但在中南海內我已習以為常,見怪不怪,等出巡時,這種過度奢侈的現象才變得份外明顯。 毛不斷的出巡各地,很少待在北京。他是個南方子弟,因此覺得與北京格格不入。廣州、杭州、上海和武漢是他最喜愛的城市。毛每次外出都是好……